玖卿

吃文的心念[想写很久的碎碎念]占tag致歉

现在沉迷的——

巍澜文:

赵云澜——受伤,作死,自1为是,失忆

沈巍——宠妻,黑化,自虐,自卑,战损


被虐过的点:

①澜澜重新入了轮回,忘记巍巍

②有一篇古风au说澜澜以为巍巍要权势,悲壮怀着误会战死沙场独留巍巍独守江山

③一位太太的斯德哥摩综合征的文,最后巍巍自尽,真的真的虐哭我了,好几天都没能平复心情。

③芥子世界的,几乎都be


澜巍文:

赵云澜——失忆,黑化,宠妻,渣,武力值max,敏感

沈巍——失忆,战损,重病,无武力值,总之就是病弱美味值up的美人,各种误会,被澜澜虐,被面面虐


沈美人各种受伤隐瞒。

澜澜(超级心疼):下次能不能告诉我,不要骗我?

巍巍:好


下次还继续瞒,继续被发现,继续瞒,直到最后被全部发现,已经很严重了。然后再联手撸个小怪兽,寻个医,或者b个e。。。


被虐过的点:

太多了,澜巍文太虐了。。。呜呜X﹏X

各种分开分别

有一篇文是说巍巍一直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在龙大走了。嗯我又哭了T﹏T


巍澜巍无差和互攻:

虐点比较少,结局几乎都he了。各种高科技灵异解密掉马纯情小甜文


       对于这个两个人,看逆cp文多了就得看回原著回一回脑子,不得不承认澜巍文的美味度(但是真的好多虐死的X﹏X)所以,只要他们最后好好活着好好在一起he就行了,中途的虐几乎都无法避免了。总之可以接受正逆cp。


      不是说洁癖什么的啊,就是我觉得这两个人就不是那种旁人能插足的,什么第三者啊,什么已婚啊,,,嗯,各有所爱吧。


瓶邪文:

日常不要太好吃,能继续吃100年。

真的不喜欢变得太娘的大邪,由于本人最喜欢大邪,只要虐了就觉得心碎了。


被虐过的点:

①各种失忆(特指小哥失忆虐,邪帝失忆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②寿命差梗吧,嗯你们懂的,最后一幕在墓园献花什么的,像四月谎那样的,虐点 。  


邪瓶文:

在乐乎点开瓶邪tag居然误入了邪瓶。

就算邪瓶文邪帝也不是很攻哈哈。想像中总觉得瓶子受不起来。。毕竟这人武力值可是全剧最高,的吧,好像。。。(没看完所有的更新)


这两只算在巍澜之前很多人吃的吧,我入坑比较晚。就很喜欢各种au,喜欢小三爷变成小佛爷的剧情,说实话更喜欢沙海后的邪帝,十年后的邪帝,重启邪,雨村邪,我觉得更完整了,曾经的萌萌哒盗笔邪经历虐点不要太多的沙海邪,变成了把虐点沉淀下来,把萌萌哒又浮现出来的邪帝。


瓶邪剧情看下来最喜欢的是强强剧情,但是就是随时担心小哥又失忆又要走又不解释。邪帝不会太娘,有点傲娇,智商很在线,智勇双全,和小哥并肩作战,虐的反而是黑花  。。。


瓶邪会夹着一些黑花,花邪,邪簇,黑邪,黎苏,黑苏,其实我都吃的,剧情需要还是挺好吃的。尤其是花邪,可能是因为我很喜欢小花这个人物吧,亦柔亦刚,很佩服他,也觉得能一直支持着大邪的发小,这样纯粹美好的感情,很羡慕很爱 。


由于故事时间线跨度大,很多穿越的,重生的。喜欢小哥和黑花胖重生的一篇,起码不用担心小哥又不声不响的走了,大家一起宠大邪不甜么。


现代警匪剧情的也很好吃。而且张家权势可是一个一大大背景 。


其他吃过的cp:

朱修——很虐,很希望最后鲁路修能活着。

百四——也很虐,你们说一句话都觉得很虐,原作虐成那样,笼我看一遍哭一遍,同人还能更虐么~

黄黑——不比前两个虐,前两个在在原作中都死了一方。。。但还是喜欢吃HE。

太敦——吃过的cp中最冷的一对了,粮少。


[巍澜]假如结局镇魂灯并没结出一个沈巍

→微虐预警

→不喜轻喷

→随笔一发完,配合苏打绿《我好想你》食用更佳

→假如昆仑归位后,镇魂灯烧不出沈巍。

那么赵云澜将会是这样度过每一天的。。。



A
沈巍,我又胃疼了。



B
沈巍,我又抽烟了。



C
沈巍,我又喝醉了。




D
沈巍,我又受伤了。




E
沈巍,我又被表白了。



D
沈巍,我又去忘川了。



E
沈巍,我又吃泡面了。



F
沈巍,我又熬夜了。



G
沈巍,我又去龙大了。



H
沈巍,我又买了一束玫瑰。



I
沈巍,我又在昆仑山巅坐了一天。



J
沈巍,我又在巷子里揍了一群小混混。




K
沈巍,我又被介绍对象了。




L
沈巍,办公室的花枯了。




M
沈巍,我想吃粥了。



N
沈巍,我们家厨房积灰了。



O
沈巍,我又梦见你了。



P
沈巍,我。。。。




Q
沈巍,我想你了。



R
沈巍,我来找你了。



S
沈巍,等我 。


End。



(感谢鼓励我的小天使们♡,真的很喜欢这个圈子。)

[巍澜]滥用职权的昆仑君(上)

[短篇]
[第一次写文,不喜轻喷]

      昆仑君在一年一度的蟠桃盛宴上被邀请作开场白,摆出领导的架子例行总结了一遍各路神仙一年的工作表现之后,酒席间原形毕露地拉着前来敬酒的红衣老神仙 ––月老好一番抱怨:“我一个元老级的老神仙,一天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人嫦娥有伴,女娲姐姐有伏羲姐夫,连玉兔都一对一对的卿卿我我,你们这群神仙,每天也就那点事,能不能关心一下我这个孤家寡人,啊?”

       月老和身边几个散仙诚惶诚恐,无奈地差点就要给这个青衫男人跪下了:“哎哟我的昆仑君,您要的是天下最美,又要如琢如磨,又要温文尔雅,还要能文能武,,的男子,这,这。。天下人间,也就昆仑君您自己比较符合了。。。”

      
       昆仑君一下就不乐意了,借着酒兴就道:“什么?我给了你们那么多年时间,那么简单的要求都满足不了?还拍什么马屁,难道让我和自己玩水仙么?”

      “不敢不敢,那。。。那要不,我们再找找?”

       “好,那就命你们,下年蟠桃会前,必须给我找到!不然,不然我就扣光你们的俸禄!”

        昆仑君耍酒疯的一句话通过一阵浩然仙气,在天际荡漾开来,传到各路神仙耳中,顿时引起一阵骚乱。

         以“煞气太重有损仙气”为由,被安排在远处的席位上的鬼王大人也不例外地一惊。

      今年那位昆仑君依旧落座在离自己最远的席位,虽然看不见那人的样子,但这勾人心弦的声音能传过来,只是这内容实在太残忍了。。。自己管理的鬼界之地因为常年经费不足而年久失修,荒芜一片,自己这次少有的应邀出席蟠桃会就是想向上面申请一下经费装修一下那被众神称为“大不敬之地”的大门。谁知昆仑君一上来就要扣俸禄,这可怎么是好。。。

        蟠桃会之后,“昆仑君姻缘牵线小分队”队长月老有苦说不出,自己怎么还有这么一个滥用职权的老大,自认倒霉地下人间寻找昆仑君那叼钻的眼光可能看得上的“绝世美人”。

         昆仑君宴会后自知酒后胡言了,碍于面子只能成天坐在昆仑山巅每天挑选这各路神仙送来的美(贡)人(品),没一个满意的。

        嫦娥仙子让一个玉兔幻化成美女送到昆仑君面前,结果被某人的宠物猫追着玩。。。

        雷公电母忙着拆散私奔的小情侣,路过凡间就到一个酒肉奢靡的楼里抓来一个穿着暴露,嗲声嗲气的美女送到昆仑君面前,让人家昆仑君差点吐了个三天三夜。。。

        视昆仑为弟弟的女娲一看这群不靠谱的就来气,看着被各种辣到眼睛的昆仑实在有点点同情,于是她从正在填海的精卫嘴里抢来一块小石头炼了几天炼成一个不会说话的美男子,拿去给昆仑君解闷。

       不亏是女娲大大,心灵手巧,独具匠心,被各色女人辣了大半年眼睛的昆仑君很是喜欢。让人在跟前服侍了几天,就有点审美疲劳了,正想着怎么把这哑吧美男纸打发走,眼前出现了一模黑色的身影。

(TBC)
~自娱自乐地拿着键盘在讲座上自娱自乐码字,反正没人看哈哈。。。

中秋那晚

赵云澜也是刚刚在酒席上听到某位领导打着官腔笑着说中秋快乐才想起今天是团圆节的存在。
以前灯红酒绿中浪惯的人,工作是那种时间不定的警务人员,特调处又没几个普通人类,对过团圆节这种观念就渐渐淡薄了。

突然有了一定要一起过节的对象,他还真没反应过来。

仔细想想,前几日家中那位美人把一盘水果放到茶几上时对躺沙发上撸着猫半睡半醒的自己说过什么“休假”的事情,还有早上自己说晚上有约晚点回的时候看到的那双美艳的眼睛里流露出欲言又止的情绪,心中内疚和心虚渐渐开始蔓延,连干杯附和时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手在发抖。
开始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家和沈巍(还有猫)一起共度良宵。

给沈巍发了条短信表示歉意以及自己马上回家。

短信发出去以后,赵云澜一刻也等不及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席,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走了。
回家的路上还顺便买了一束白玫瑰准备浪漫一下。
好久以前自己好像还说过买慢慢一车玫瑰娶沈巍进门这种话来着?
当时沈巍拉着自己离开时是什么表情呢?
想不起来了,但是他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回到家已经过了12点了,门都已经给他开好了。
进门,沈巍并没点个蜡烛拉个灯营造什么浪漫气氛,也没有黑着脸责怪他过了中秋节才回来。
他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古朴的书,时不时撸一把一旁啃着月饼的黑猫。
灯光下,那人的轮廓柔出了比月色更美的光环。
「宝贝,中秋快乐。」
赵云澜的声音很轻,像是饱含着内疚,又像是不想扰了此时家中这安宁。

沈巍闻声回头,眉眼间都是似水柔情。
「回来了。我试着做了几个月饼,你尝尝。」
赵云澜听了立刻放下钥匙,奔向餐桌上那盘封着保鲜膜的月饼。
「试着做?没想到沈教授精通厨艺,却没做过月饼啊。」
他尝到月饼的甜味,心中跟着喜悦起来,忍不住调笑道。
「听说在人间过中秋节都要吃这个,我以前一个人生活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节日,不过就是学生多放了一天假罢了。。。」
话音未落,他便被赵云澜搂入怀中。
「宝贝,以后你还有很多很多个中秋节,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节日要一起过,虽然前段时间的教师节我也差点忘了,中元节也因为工作太忙没一起过。。。不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慢慢习惯,有节一起过,有事一起解决。」
他感觉到了怀里那人僵了一下,然后放开了他。
「云澜,我们到院子里吧,听说中秋的月亮很好看。」
「再好看有你好看么?」虽是这样调戏着美人,赵云澜还是搬出两张椅子,和沈巍一起坐在了院子里 。
夜深了,四下寂静,只有黑猫窜到赵云澜怀里趴着的声音。

以及一个不知道谁开始的吻。

如风般轻柔,如水般淡泊。